Monthly Archives: October 2012

咖啡。江湖。藝術。

認識林先生, 也是在下雨天, 不熟路的兩個香港人, 到處走訪咖啡商, 找了好久,才找到林先生的店。 店家半隱藏在住宅區,一點也不起眼, 推門而進,林先生和我們互相打量, 很有點粵語長片開篇的味兒, 一開口,他說的居然是粵語, 『我家是潮州人,算是同鄉了,同鄉在外,我一定會關照你。』 林先生有江湖中人的義氣, 也有藝術家眼光, 『我小時候生活苦,沒辦法讀書學畫, 我不算懂藝術,但我喜歡藝術。 FAEMA這一部60年代的機器,你肯定喜歡!』 喝著當天的第4杯咖啡來看這一部經典, 我很清楚,就是她了, 一部可以與人產生互動的咖啡機, 充滿了變數,也充滿了熱情, 咖啡不應該是炫目的商品, 她應該感動人, 紅色的光亮起, 醇厚的咖啡味兒, 開始在Canopy飄香。            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UncleJack

創業難,守業更難, 老生常談,但現實。 歷經21個年頭的店, 創守之外, 堅持是樂趣, 樂趣也衍生堅持, Jack 和 Vivian 玩老家品, 一玩21載, 始終快樂。 每趟找他們, 總有很多好聽的故事, 值得深思的建議, 在台灣, 一直遇到有心人, 好心人, 他們帶給我們好東西, 也啟發我們。 坐在優雅的花布櫈上, 看著線條質感俐落的茶几, 腦海裡盡是台灣的快樂憶記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Touch of Warmth

圓潤的, 修長的, 桌椅的四肢, 像 優雅法國女人 的腿。 在阿基主理的Crosstyle 看見她們的第一眼, 已經愛上。 從來,不喜歡冷冰冰,人與人之間接觸,只在發票機發出的聲音中終結, 我們寧願慢一點,請客人待久一點, 雅致的丹麥木桌,不是收銀台, 她是載體, 透露雙手的溫暖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My Favourite Thing

在那個沸沸揚揚的, 在那土生土長的老地方, 那些除了玩弄權威什麼也不懂的似人非人物種, 整天把我們這些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正常人視為餘孽, 罵什麼去中國化, 罵什麼米字旗要進博物館, 可是, 我們的150年並沒有白過, 什麼是好,什麼是壞,什麼是美,什麼是醜, 我們比那些共棍,懂得的多100億倍, 我就是要為事頭婆的60年登基高興, 管你共棍高興不高興, 我們這些香港人,就是高興。 多謝放放堂老闆蕭光的推介, Thanks for the great idea of designers Chen & Karlsson 英女皇就是我們的 Favourite Thing.    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Exhibit.

對於生活, 我們認為,每一細微處都能散發魅力, 我們的空間, 呈現的是味覺,嗅覺,視覺,聽覺,觸覺的全面體味, 認定這所老房子的其中一個原因, 便是前方全通透的一個空間, 打開大門, 我們直面跟她遇上, 這完全是展示的right place. 我們一直試圖為這地球村不同角落的年青創意力量, 營造一個表達想法,表達夢,表達希望的平台, 我們相信這個空間能夠融合他們的創意。 一天,在Ray打理的摩登波麗家具店, 遇上了Dulton的可愛鋁鐵蜂窩, 我們一見如故, 出色的創意,跟天馬行空的造型, 似是沒法抵禦的匹配, 未來所承載的碰撞, 將帶來無可比擬的刺激。  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木板櫈

在加工廠店內尋寶是件有趣的事情, 狹長的空間,寶物層層疊疊, Rico在我茫無頭緒時, 指著一排漆有紅色數字的木板櫈說道: 『這木板櫈坐得很舒服,試試,德國體育館拆下來的觀眾坐椅。』 到處跑了一天的勞累,坐下來真的不想再有半分移動, 這可是其貌不揚的意外舒適喔。 木板櫈還『附送』原來觀眾席排成一列的連接小鐵桿, 『讓裝潢師傅把它鋸掉,怕絆到客人不好。』 Rico 想得很細緻。 這夜, 6張昔日體育館觀眾坐席, 排列在我們的院子裡, 跟石頭牆面,和原木地板出奇地契合, 剛柔中,仍然散發著溫暖。  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Our Trinidad Chair

在喧囂的都市裡, 想營造一個讓節奏放慢, 讓身體放鬆, 讓時間沉澱的空間, 我們相信需要一點一滴的聚攏, 那管是小瓶一個, 還是支撐身軀的一椅一桌, 在在需要符合人體人性思緒的期盼。 我們走遍台北, 穿梭小巷弄里, 遍尋世界好物小件, 令人心歡的作品, 在無數的偶遇裡一一覓來。 充滿女性溫婉柔美的Trinidad Chair, 在Jack和翠蘋精巧的木平台藝廊家具店, 我們與丹麥當代最傳奇的女設計師Nanna Ditzel的作品相遇, 是努力也是緣份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2 Comments